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桥梁网

登录  |  注册  |  订阅

搜索
查看: 1670|回复: 1

[新闻] 纽约会客室:国际桥梁建筑工程大师邓文中访谈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4-12-2
威望
2
金钱
19276
注册时间
2010-4-21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2068
精华
5
积分
5752
UID
116
lansebeiai 发表于 2013-11-29 16:57:58 |显示全部楼层 |          |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美国林同棪国际公司(T.Y.Lin International)董事长兼技术总监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
主要设计:设计参与上百座桥梁
德国的“格尼桥”和“纽安坎桥”,这两座桥先后成为世界最大跨度的斜拉桥
美国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
中国重庆“菜园坝大桥”及“石板坡长江大桥复线桥”等

主要荣誉:获美国纽约土木工程学会“年度优异工程奖”
世界建筑工程界最权威性的杂志《工程新闻报道》周刊选为过去一百二十五年对建筑工程最有贡献的125位顶尖人物之一

视频地址:
谭琳:欢迎邓先生今天来到我们纽约会客室。因为我知道您是我们享誉世界的桥梁工程师。一生设计了一百多座桥,遍布世界各地。五分之一北美的斜拉桥都是您设计的。而且很多座桥都是打破了当时的世界纪录。我想现在先请我们的导播为我们切几张图片,我们先一起来看一看您的作品。来有请导播。这一座桥?


邓文中:这是旧金山海湾大桥,刚刚劳动节才通车的。这种桥跨度最大,而且也是世界上桥面最宽的,使用单塔自锚悬索设计。


谭琳:这座桥呢?


邓文中:这个是在佛罗里达的杰克逊维尔。


谭琳:它有什么特色?


邓文中:它和当地的环境很配合。本来造一座斜拉桥需要塔,但是我说不行,当地 太平了,那么如果要放一个高高的塔的话配不起来。


谭琳:所以您造桥的时候都是要考虑到它周边的环境,城市风格。


邓文中:对。


谭琳:再看下一张图片。这座桥是哪里?


邓文中:这座桥是在乔治亚州 Talmage Memorial Bridge。


谭琳:这个呢?


邓文中:这个是“菜园坝大桥”在重庆。这个就是长江。你看这个很特别就是两边很高所以要转个圈再上去。


谭琳:对,那个很漂亮。这座桥呢?


邓文中:这个就刚才这座桥。


谭琳:刚才那座桥的主干。


邓文中:对。


谭琳:还有颜色。这座桥?


邓文中:这个是温哥华捷运大桥。


谭琳:您看您设计那么多桥,您这一生都在跟桥梁打交道,是不是跟你小时候的经历有什么关系?


邓文中:其实这个没有什么关系。我小时候本来想念的就是数学,应用数学,然后我进大学的时候学校没有那个课,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比较热门的东西,就是土木工程。


谭琳:土木工程比较热门。


邓文中:我还没有拿博士学位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来找我做桥。因为我们那个教授博士生不多。所以我们毕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钢铁厂都要招我们。我那个时候有六个offer。以后就造桥了。


谭琳:其实我知道在您读大学之前,初中毕业的时候,您是去了技校学木工的。但是您是自学读完了所有高中的课程,考上了大学,而且拿了全奖。当时是什么样的动力使您那么发愤图强?


邓文中:因为我一直都想念大学。但是家里没有钱,没有办法。那么,家里没有钱的话你要学一门手艺。那么,家里说你就去学做木工吧。我觉得我一生都很幸运。不能说顺,但是很幸运。我也说不清楚,我其实没有找过工作,都是人家来找我。所以,一般来讲,我没有什么抱怨的地方。但实际上来讲,我在香港长大,在德国念书,转到美国,我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有同学在这里,有老师,有背景,有关系。我来到美国,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所以都是靠自己。因为毕竟(我当时)没有关系,德国公司来美国开一个公司要我来帮他们做也是没有关系的。那么那个时候我就看准了一个地方,就是当时有很多欧洲造桥的技术引进美国,比如那个大跨度混凝土桥,大跨度的斜拉桥,因为有这种经验的人不多。那么我就把这一门东西给它发掘起来,就在美国变成了一个产业。现在,我不做了,已经有很多人在做这个事情,但是都是后来看到这个机会(才去做的),但我已经做完了。


邓文中:比如在温哥华的一个大桥(的项目),那个施工单位从来没有做过桥,但是去投标投到了。那怎么办呢?我就从头到尾教了他一遍。那个时候,他每两个礼拜就来纽约跟我们见面谈计划,我就告诉他们应该买什么机械,做什么情绪,怎么做。结果那个桥做得很好,而且那个时候那座桥的跨度是世界上最大的。


谭琳:您看您这一生设计了一百多座桥,而且您也发明了很多技术和特殊的造桥的方法。但是您只申请了一个专利,为什么?您应该有很多专利才对。
邓文中:我觉得我们做桥都是帮政府做的,政府用人民的钱。因为做桥,发展了很多新的东西,也可以说发明也好,专利也好。这种专利应该属于出钱的人,人民。


邓文中:但是专利这个事情在国内又不同了。最近我申请了5个专利。


谭琳:在中国?


邓文中:在中国,这两年。


谭琳:为什么?


邓文中:因为我们公司在北部新区的高新园,他规定高科技一定要有专利在手。中国现在鼓励专利嘛,所以他说你一定要有6个专利。所以我就想好吧,去年开始我就去申请六个专利,都拿到了。


谭琳:您一路从香港到德国,又到美国来发展。您对于这种在美国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建议啊?


邓文中:我觉得美国的机会还是蛮多的。但现在美国的经济不太好,机会还是很多,而且也比较公平。只要你能够比人家做得好的话,出路应该不错的。总有一个做得出来。机会我觉得是每个人一生都有的,重要一点是你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抓住机会的话你就要有准备。第一你要专,就是说你自己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得比别人好。同时要广。为什么广呢,就是现在这个社会,跟100年前社会不同的地方是这个社会变得太快。我认为现在年轻人出来做事情,绝对不会一身都做一样的事,一定在变。太专的话,对其他事情不知道的话,事情稍微变一变的话。


谭琳:您是桥梁专家,前段时间纽约爆出一则新闻,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说纽约很多主要的桥梁都出现了破损很严重的现象,需要立即维修。您关注这个新闻了吗?


邓文中:我知道这个事情,其实这个不是今天的事情了,二十年前已经出现了。二十年前纽约市政府拿出三十亿美元来修理桥。修理过后现在又出问题了。


谭琳:很多桥有一百多年了。


邓文中:对,桥梁一定要维修,就等于人,有时候要吃饭喝茶,有时候也要看看医生。桥梁也是一样,因为纽约的桥比较旧了,而且一直都没有维修。几乎可以说在1970年以前,大家没有维修桥梁的观念。所以很多桥真正是坏了大家才来看。从前Westside高速路,整个桥塌下来了。


谭琳:听说您也为威廉斯堡大桥做过维修的计划是吗?


邓文中:对。那个时候大家就讲要把它拆掉还是维修。那个时候最大的问题,不能拆掉是因为拆掉这座桥,再建一座桥要几年。几年里面交通怎么办。本来我们也提议,有个办法,建造一座桥,做完把它推过去。那个时候不能让每个人都相信。


谭琳:因为您说推过去,我想怎么推啊,那么大的桥。


邓文中:所以没有做成。结果威廉斯堡大桥每年都在维修,有一阵子钢板用拳头可以打个洞过去,生锈很厉害的。中国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保养。中国桥大部分都很新,一九八几年做的桥到现在也不过就三十年。


谭琳:这是什么原因呢?


邓文中:中国人问题有两方面,一方面就是开头的时候,二十年前,对质量管理不严格。所以有些地方做得不大合理。但最大的原因是超载。譬如一跟钢条,钢条会有疲劳的问题。疲劳就是车可以在上面走多少趟。一般我们设计就是一百年。但是如果你把车子重量增加一倍的话,寿命就降低大概八分之一,就是12.5年。这个事情一般人很难理解。其实现在中国很多桥很多路,都是因为超载出问题的。路一般来说不会掉下去,所以不出大事情。但是桥会塌。一个工程师设计一座桥,是根据重量来设计的,重量是国家规定的。比如五十吨,你车是150吨,你重了三倍。我们设计桥的时候有个安全系数,一般这个安全系数是1.5-2.5,但是大部分在1.75左右。就是说车超载75%的话,这座桥应该刚刚开始有问题。当你开到两百吨三百吨的话,这座桥应该有问题。我在大陆跟大家讲这个问题,我说假如桥承受五倍重的车辆,这座桥不塌的话,设计的人应该有问题了,浪费很多东西,不应该浪费。但是真真正正很多塌桥,后来调查车辆的重量,真的五倍,允许重量的五倍。所以理论上这座桥一定要塌的。不塌等于是桥设计的不对。所以超载是很大的问题。南京二桥设计的时候,我们跟他们讲清楚,究竟允许超载多少。我们那个时候大家同意让它超载30%左右。我就根据超载的要求,设计一座桥。南京二桥做得很好,但是真有人开五倍重量的话,这桥一定有问题的,可能当时不塌。


谭琳:您有跟国内的领导、高层、政府部门提过这写建议吗?他们采纳吗?


邓文中:有啊。但是国内有个体制的问题。因为桥梁管理从前属于公安部的,设计是属于交通部的。比如说很多桥,在收费站有测车重的机器在里面,知道超重多少。但是他的办法就是罚款。比如超重30%要多交50%的钱。但不是这个问题,完全搞错了。对他们来讲,桥不会有问题的,所以只是收钱的问题。所以长期下去的话,桥的寿命就减小了。现在大家都慢慢知道这个问题,我也讲了好多。大家都明白这个事情,但是立刻要改也不容易。超载国内很严重。


谭琳:你看国内在建筑方面,因为国内现在还是高速发展,城市建设特别快,不单单是桥梁了,公路,包括房屋建筑。国内工程建筑,包括桥梁建设的水平,和西方相比,和国际社会接轨吗?和西方相比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邓文中:实际上我把它分成三个问题,不知、不能、不为。不知道,没有理由不知道,上网什么都能看得到。不能,主要就是训练的问题,中国绝对做得到。主要是不为的事情。你知道它的做法,但你不这样做。这主要的原因是中国还有很大一个部分有一个“差不多先生”的观念。鲁迅写得“差不多先生”。你看不到的就是好的。中国发展一定要把这个观念打掉,因为还是在差不多的情况下,我们没办法发展核心技术。核心技术就是精。精就是不可能差不多了。所以我们做桥,监理控制一定要好。但是国内跟美国比较的话,国内监理的钱太少。国内监理的钱可能只有设计费的大概五分之一左右,但在美国监理的钱跟设计费差不多一样的。所以监理没有钱的话,没办法做事情。而且中国还是比较讲人情,假如有些地方做得不大对的话,喝杯酒就算了。所以这样事情就做不好。这些东西都要慢慢改。


谭琳:那中国有没有什么地方是超过美国的?


邓文中:中国有很多地方做得比美国多。在技术上中国也发展了很多自己的技术。比如中国做钢管桥,在世界上还是做得最多、最好的。


邓文中:中国有一个很好的地方,因为我们桥很多,很多施工单位肯出钱去买新的技术,购买新的机械。比如,海湾桥这个桥,桥塔,钢梁都是在中国做的。美国公司也投标了,但是投一个标的话,它把所有的技术,机械的钱都放进去了,就等于做完了这个,这些机械 都不要了,当然这个价钱也很贵,在中国就是做完这个,我还有五个在后面。所以,中国都能投标。


谭琳:所以中国的技术,很多设备也是比较先进的,比美国要先进。


邓文中:对,比美国要先进,它肯出钱去买。那么,当然也是经过很长的学习阶段。海湾桥开头也不是那么顺利,但是它肯去做,肯出钱,肯去训练人。结果把它做出来,那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质量要求是世界最高的。所以中国能把这个桥做出来的话就是世界第一。所以做完这个桥之后,从挪威,丹麦都拿到了新的项目了,(因为)人家相信它做了。所以,这也是不同的情况,美国和中国是不同的。


谭琳:现在在建筑史上,最近几年还有一些风气就是喜欢攀比,不管是桥或者是建筑都希望说自己能够一造好就能够吸引大家,要有特色,要破纪录,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邓文中:我是最反对世界纪录的。虽然我做了好多世界纪录,但是我觉得这个世界纪录是你需要的时候再做,不需要的时候不要做。但是对于那些搞政治的,搞经济的,他们可能觉得这个世界纪录很重要。最麻烦的就是,他要做一些人家没有做过的东西。桥梁就是桥梁,没有什么人家没做过的东西,所以有的时候常会搞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来。


谭琳:我看了一下,这里有一本您在中国建的桥,一本您在美国建的桥,这两本画册,两本介绍书。但我觉得你在中国建的桥都感觉形状比较讲究,然后设计比较复杂,那美国的桥感觉很平实,很简单。为什么?


邓文中:美国是很特别的。美国和欧洲也不同,在欧洲做桥的话比较注重形状。


谭琳:外观。


邓文中:外观。对。比如你在瑞士做一个桥,只要你的桥和周边环境不配的话,他不让你做。那在美国的话,钱讲话,只要你这个桥(费用)比人家便宜,你就去做这个桥。所以,在美国做的可以说几乎大部分的桥都是很实实在在的东西。


谭琳:其实我知道您还有一个心愿。您是想要在海峡两岸之间建一座跨海峡的大桥。


邓文中:这个我觉得我应该造一座这样的桥。把海峡两边连起来的话,那么就等于是统一了。那么,我们在讨论我们应该是做隧道还是做桥。我觉得我们应该做桥。做隧道的话你进去黑黑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做桥,譬如你能够开车从福建到台北,或者到新竹的话,你感觉就是这两边就连起来了。所以,这样就给你一个政治上跟社会上的一个交代。因为一个桥蛮贵的,因为蛮长的,这个桥大概一百五十公里左右,就差不多九十多英里,那么我做了估算大概四千亿。


谭琳:四千亿人民币?


邓文中:对。中国要拿四千亿人民币出来没有问题,中国人钱很多,但是这个四千亿要回本的话,要赚回来的话不容易,因为你收费太高的话,没有人去。坐船比较便宜,也是一百多公里,但是我觉得政治上意义很大。所以我觉得做的话应该做桥。


谭琳:这四千亿值得花?


邓文中:对。这个是政治的,社会的问题。很多事情不能完全用钱来算的。(如果)对社会有好处的话 ,发展就很好,两边生意多做几趟就。。。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举报

Rank: 1

升级 
 
0%
最后登录
2018-8-23
威望
1
金钱
188
注册时间
2012-9-10
阅读权限
10
帖子
74
精华
1
积分
97
UID
15403
ymmfeng 发表于 2013-12-2 18:29:09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听听美国政府是怎样管理桥梁的,可以听听美国民众是如何参与桥梁选美的,美国监理权力与中国监理权力不同,来自不同背景的专家,除了桥梁以外,可以了知道更多与桥梁有关社会环境信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常务理事单位        

武汉一冶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市市政工程研究院
江苏沪宁钢机股份有限公司
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无锡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林同棪国际(中国)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市城市建设设计研究总院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
武桥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中交第三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
中国船级社实业公司
北京中交桥宇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法尔胜新日制铁缆索有限公司
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建达道桥咨询有限公司
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市政规划设计研究院
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武汉二航路桥特种工程有限公司
深圳市市政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江阴大桥(北京)工程有限公司
广西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河南省桃花峪黄河大桥投资有限公司
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城建设计院有限公司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合诚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公路桥梁(集团)有限公司
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天津市路驰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天津二十冶建设有限公司
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
衡水益通金属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郑州新大方史托克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江苏宏远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汇通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
江西省交通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中铁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山西省交通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勘察设计研究院
大连理工大学桥隧研发基地
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
西安方舟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陕西旭泰交通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西南交大土木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理事单位        

行业相关机构        

媒体链接        

行业链接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