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桥梁网

登录  |  注册  |  订阅

搜索
查看: 1452|回复: 0

[新闻] 万吨货轮碰擦长江大桥后沉没 船员全部获救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4-12-2
威望
2
金钱
19273
注册时间
2010-4-21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2068
精华
5
积分
5752
UID
116
lansebeiai 发表于 2013-5-13 09:17:27 |显示全部楼层 |          |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16736582_036201.jpg


16736583_860478.jpg


16736584_893636.jpg


16736585_105188.jpg


16736587_948026.jpg


       昨天凌晨4点20分左右,一艘山东威海籍载有12539吨石灰石的“鑫川8号”货船,在下行准备通过南京长江大桥六孔过程中,突然大角度转向,从大桥七孔通过时,与六孔和七孔之间的桥墩发生碰擦,并导致船体破损进水。漂流约40分钟后,至大桥下游3.5公里处的八卦洲洲头北岸岸边浅滩水域沉没,船上18名船员全部获救。
  记者采访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一位值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技术人员赶至现场对受损桥墩进行检测,尚未发现安全隐患,大桥公路与铁路通行没受影响。扬子晚报记者梅建明
  现场还原
  凌晨4点多,万吨货轮碰上大桥6号桥墩
  昨天上午,记者接到市民报料,称一艘巨轮撞了南京长江大桥桥墩后,在下游沉没。记者随即赶到长江大桥北堡的江边,发现江面上船来船往,并未见异常。江水中立着桥墩身上,远远可见有新鲜擦痕。
  附近一位渔民称,凌晨4点多,他突然听到巨响声,隐约还听到有人呼救,他起床出去看了一下,看到江面有一艘船歪歪斜斜的从桥墩边溜过去,已到了长江大桥下游。记者又来到南堡江边,看到靠近南侧下水处的航道处,一处桥墩上有明显的碰擦痕迹,显示当时确有事故发生。
  昨天中午12点多,记者坐上海事局的搜救船,来到长江大桥6至7孔处的6号桥墩前寻找现场。十几米外,即可清晰地看到,桥墩正面有一处被撞的约50平方厘米的痕迹,桥墩往北侧高出江面的桥身上,有宽约1米的刮痕,几乎是拦腰划过。“这显示可能在正面碰了一下,轮船转变了方向后,刮着大桥桥墩往下游漂去。”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而在距离大桥约3.5公里处的八卦洲洲头,记者看到了这艘沉没在靠北岸边的货船,只剩下驾驶室顶部的约2米高的部分。“在漂流了约40分钟后,驶至这里,最终沉了下去。”南京市海事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在碰上大桥桥墩时,船体受损,不断有水涌进船舱,先是驾驶室沉下水面,船头高高翘起,然后慢慢沉了下去。
     南京海事局5分钟赶到现场救起18名船员
  在险情发生后,货船上的船员立即向海事部门求救。而接到险情报告后,南京市水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发布遇险船舶安全信息,并调派海巡0808、海巡0817赶赴现场救助遇险船员,同时通知调派拖轮、打捞救助船参加救助。
  “由于事故水域水流较急,船流量大,加上船舶进水严重,沉没速度很快,给现场救助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南京市海事局指挥中心的张主任告诉记者,他们的搜救船只约5分钟就到达了现场,为成功救助被困人员赢得了时间。
  “遇险船只上的救生设备也有,比如救生筏、救生圈,我们的船只及时到达了,将他们安全救起。”一名参与营救的工作人员称,当时情况确实比较危险,船体受损发生倾斜,并不断下沉。此时,在船舱里还发现了漏油,可能动力系统也受损了。而船员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都吓得不行。
  经海事局海巡艇全力救助,于4点55分将遇险货轮上的18名船员全部救起。而这艘货船在5点左右,漂流至南京长江大桥下游3.5公里处的八卦洲洲头北岸岸边浅滩处沉没。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事故船舶为“鑫川8号”,船籍港山东威海乳山鑫川航运有限公司所属,本航次载有12539吨石灰石,由安徽铜陵驶往福建罗源,没想到驶至长江南京段发生事故。
  货轮大副:不知道怎么就撞上了,当时懵了
  被救起的18名船员被南京市海事局带到指定地点,逐一展开调查。不过,对于事故的原因,这些船员自己也都莫衷一是。
  “事发时,我也懵了,不知道怎么就撞上了。”“鑫川8号”船上的一位大副在接受采访时称,事发时是凌晨4点多,天色已开始亮了,但突然遇到这种事,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船舱受损进水后,立即组织人员撤离到甲板上,并开始逃生。
  而据一名船员称,当时是有人值班的,没有值班的船员在睡觉,有人发现船舱里进水了,赶紧招呼其他人。“很快,大概只有几分钟的时间,船只就沉下去了。”这名船员称。
  对于当时事故的原因,海事部门称,将对值班船员进行询问后,综合所有信息,并与事故现场及货船受损情况联系起来,才能作出事故原因的结论。
     事故原因疑为驾驶员误判航道处置不当
  记者从南京海事局了解到的初步调查为,事故船在往长江下游行驶时,准备通过南京长江大桥第6个孔洞,然而,在驶进的过程中,当值的驾驶员却突然大角度转向,又转变航道,从大桥的第7孔通过,结果与旁边的桥墩发生了碰擦。
  “发生碰擦的是6孔与7孔之间的桥墩,同时导致船体右侧破损,并伴之进水。”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目前南京长江大桥有10个桥孔,其中用于通航船只下水(即往下游开)的是第6孔和第8孔,而用于上水(即往上游开)的只有第4孔。从事故船只来看,他明显违规了。”一位海事局工作人员称,长江大桥通行航道是定好了的,而且有航标指示,一般来说,船老大都会按规定行驶,但明显这艘出事的货船没有遵行这个规定。
  “长江航道是老早就勘察好了的,就像陆地上的马路,而航标则如同马路上的分隔线,违规行驶了,能不出事吗?”这位工作人员说,至于他为何从第6孔突然转至第7孔,可能是船员误判所致,也有可能是当时有什么紧急情况。
  那从第7孔通过有何问题呢?工作人员称,7号孔没设航道,除非是紧急避险,一般来说是不允许通航的。目前,海事部门对事故原因仍在作进一步调查。
  南京桥工段
  初步检测大桥不存在安全问题
  “这次是碰擦,如果是直接碰撞,那后果可能要严重得多。”对于这次事故,南京海事部门的执法人员一再这样强调,“这就好比是车辆突然变道,因为距离不够,与旁边的车辆发生碰擦一个道理,这样的碰擦与直接的追尾撞击,力道是完全不一样的。”
  事实上,在事发后,大桥公路及铁路两路通行没受影响,桥下航道通行也没有实施管制。记者找到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一名值班的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接到海事部门的情况通报后,立即派技术人员赶到现场检测。“我们的设备没有受到影响,线路及通道一切正常,桥墩也没有发现因碰擦而发生位移的情况。”他表示,初步的检测表明,大桥不存在安全问题。
  据其介绍,接下来,南京桥工段还将派出技术人员对这个桥墩作进一步的检测,而派出的技术人员可能来自更高层级别的。“到那时,更详细更具体的结果将会形成,从目前来看,这次事故对大桥尚不构成影响。”他说。
      南京环保局
  南京所有水厂监测数据正常
  南京市环保局昨表示,货轮沉没后,船舶自用油料浮至江面,出现油花,南京已组织多个队伍进行围栏打捞。目前南京所有水厂监测到的数据正常。另外海事部门表示,昨天江面风浪较小,便于工作开展。目前浮油打捞工作正在进行中。
  这些问题我们关心
  长江大桥为何没有装防撞设施?
  海事部门建议装,也有专家称桥建好了再装效果不明显
  去年9月7日,一艘被撞翻约4000吨重的船只漂流至南京长江大桥时,与5号桥墩发生碰撞后,被搁停在这里。而现在,又一艘荷载超过万吨的船只再次与大桥桥墩发生碰擦。
  “应该说发生碰撞或者碰擦的事故还是非常罕见的”,南京海事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有一次,今年也就是这一次,如果非要统计的话,一年基本上有次把次,但没有发生过直接碰撞的事故,因桥墩本身就具有抗撞击或者碰擦的设计,这些碰擦基本上对桥墩构不成损伤。
  据介绍,随着船舶大型化,船流密度增大,跨江桥梁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目前南京的5座跨江桥梁中,除高铁桥和南京四桥安装桥墩防撞设施外,其余过江大桥均未安装桥墩防撞设施。
  对此,南京海事局指挥中心张主任称,他们也建议能安装这种防撞设施,增加大桥的安全系数,但这需要它所在的产权单位或者管理单位来施行。而南京桥工段的值班人员则称,对此并不了解,也不知是否可行。
  不过,一位专家私下如此告诉记者:“安装防撞设施一定要提前设计安装,桥建好了再装,可能性比较小,代价大,效果不见得明显。”
     船上装的石灰石会不会对江水造成污染?
  石灰石不会溶于水,会直接沉入江底,不会对江水造成污染
  这艘沉没货船装载的是12539吨石灰石,那么,石灰石是什么物质?沉入江中,又会不会对江水造成污染呢?
  一位出售石灰石的销售商刘经理告诉记者,石灰石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钙(CaCO3),是做建筑材料的耗材,也是许多工业用原料。石灰石可直接加工成石料或者烧制成生石灰,生石灰吸潮或加水就成为熟石灰,可做成石灰浆、石灰膏等,用作涂装材料和砖瓦粘合剂。
  这么多的石灰石落水后,海事部门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并不会造成污染。据其介绍,石灰石并不溶于水,会直接沉入水底。如果是煅烧的石灰,遇水发生激烈反应,随之会产生大量的热,小范围可能有影响,但基本上污染也不会太大。“有一些污染可能是来自货船动力系统里的油料,发生泄漏后,有一定的影响,但因量不大,影响也非常有限。”据救援部门称,货船目前并没有给江面造成明显的污染。
  南京长江大桥能否通过万吨货轮?
  一般的万吨轮都能通过,但净高要在24米以下
  此前有传言称,南京长江大桥当初因设计所限,净高不够,导致万吨级以上的轮船都难以通过。这种传言是真的吗?那这艘万吨级的轮船,是否是因为超高,才违规绕行7号孔洞,致使事故发生的呢?
  对此,记者请教了南京海事局一位专家,他表示,目前南京长江大桥每天通过的万吨轮船非常多。确实有些受桥梁本身的净高所限,有的数万吨级超高轮船会过不去,但这也取决于船体的设计,“身高”符合要求的,还是能通过的。
  “在水位为8米的情况下,大桥与水面的净高为24米,也就是说,连带吃水线,可通过高度为32米的船只,一般的万吨轮都能通过的。”这位专家告诉记者,他们参照的是吴淞口水位,当吴淞口水位在零点水位时,净高就是32米,比如出事的这艘“鑫川8号”船只,船长139米,高度20多米,除去吃水约为5米,水面上只有十多米,完全可以安全通过。“不知他们为何突然改变航道,这里面的原因需要深入调查。”这位专家称。
  专家解释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因为长江的水位是不断变化的,一般来说,都是通过吴淞口发布的水位,通过航船自己的“身高”,结合所处位置的水位,来推算所通过的跨江大桥的限高的。“这些都是船上驾驶员随时要考虑的,比如今天水位是10米,那长江上每座桥的净高都会有变化,你是满载或者空载,吃水线也不一样,那就要进行调节,以免被大桥卡住。”这位专家说,都是提前做好了准备,基本不会出事。
     两万吨货轮碰上桥墩,撞击力多大?
  力学专家称撞击力在1400吨左右,如果正面相撞后果不堪设想
  考虑到沉没货轮荷载12539吨,再加上它自重约7000吨,整体重量可达2万吨左右,如此重的船碰上任何东西,后果都不得了。那么,为何大桥却安然无恙呢?是大桥防撞能力强,还是纯属侥幸呢?
  “如果这重约2万吨的货船直接撞上大桥桥墩,肯定摊上事了,而且是摊上大事了。”南京一位结构力学专家朱工程师告诉记者。按照朱工程师提供的资料,记者看到,在论及南京多座跨江桥梁的防撞能力时,曾任职南京长江四桥项目指挥部工程处的戚兆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南京长江二桥、三桥虽然在建桥之初就考虑到了船只撞击因素,并适度采取了防撞建筑结构,但抗撞击能力只能达到5000吨,而主动安装防撞墙的长江四桥,将防撞水平提高到了1万吨。
  但作为公铁两用桥的南京长江大桥,因为建成最早,无设计代表船型,其防撞能力在所有桥梁中最小。他还不忘提醒,南京长江大桥的安全隐患最大。据其介绍,根据数据模型模拟,一艘4000吨级的货船以每秒5米即时速18公里的速度前进,所产生的撞击力就接近5000吨。
  朱工程师告诉记者,因为当时出事货船从6孔转到7孔,假设当时速度为每小时4千米,属大角度转弯,分解到桥墩方向的速度,估计不到每小时1千米。那么,按照上述模型等量推导,可以得到当时碰擦桥墩时的撞击力约在1400吨左右。
  “按照戚工程师的说法,南京长江大桥的防撞能力在5000吨以下,那么1400吨的撞击力显然对大桥的安全构不成影响。”朱工程师告诉记者,这也许是一种侥幸,如果2万吨船体直接撞击长江大桥,那后果不堪设想。再考虑到目前南京长江段,每天有1000多艘超过3000吨的货轮航行,南京一些未加装防撞设施的大桥桥墩,其危险程度可见一斑。
  一位船舶专家称,万吨级轮船造价在3000万元左右,打捞费用要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元都有可能。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常务理事单位        

武汉一冶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市市政工程研究院
江苏沪宁钢机股份有限公司
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无锡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林同棪国际(中国)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市城市建设设计研究总院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
武桥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中交第三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
中国船级社实业公司
北京中交桥宇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法尔胜新日制铁缆索有限公司
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建达道桥咨询有限公司
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市政规划设计研究院
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武汉二航路桥特种工程有限公司
深圳市市政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江阴大桥(北京)工程有限公司
广西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河南省桃花峪黄河大桥投资有限公司
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城建设计院有限公司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合诚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公路桥梁(集团)有限公司
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天津市路驰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天津二十冶建设有限公司
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
衡水益通金属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郑州新大方史托克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江苏宏远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汇通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
江西省交通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中铁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山西省交通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勘察设计研究院
大连理工大学桥隧研发基地
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
西安方舟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陕西旭泰交通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西南交大土木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理事单位        

行业相关机构        

媒体链接        

行业链接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