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桥梁网

登录  |  注册  |  订阅

搜索
查看: 45|回复: 0

澳洲基建——引巨资之难考验政府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7-10-11
威望
6
金钱
188
注册时间
2015-12-16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65
精华
0
积分
503
UID
513380
weixinyu 发表于 2017-9-19 11:53:27 |显示全部楼层 |          |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2017年5月10日,澳洲政府宣布, 未来十年将投入750亿澳元用于重大基础建设项目,试图开启澳洲的下一个增长阶段。
       “为支持增长,我们选择投资建设澳洲,把一条条铁路、机场跑道和道路陆续建设起来。投资基础设施很重要,但是作为经济增长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选择合适的项目。”澳洲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向国会发表预算演讲时表示。澳政府计划在悉尼投资53亿澳元建造第二座国际机场,新机场计划2026年启用。该国政府还计划投资84亿澳元,在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和第三大城市布里斯班之间建造一条长1700公里的新铁路。这两个项目将在7月1日开始的财年内启动。另外,4.72亿澳元的边远地区增长基金也即将启动。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澳洲经济增速已胜过其他许多发达国家。但近年来,矿业投资荣景消退令稳定的经济增长受到挑战。斯科特指出,投资长期基建项目将长远利好澳洲。
       联邦银行证券(CommSec)首席经济分析师克雷格· 詹姆士( C r a i g James)在预算公布前表示,提高基建支出将增加开发商、承包商、工程及建材企业的业务活动。“在全国各地的广泛基建支出也将使许多方面都受惠——提振各城镇及地区的经济动能。”克雷格说。
该预算预计2017/2018年度澳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2.75%, 2020/2021年度将升至3%。此前澳洲央行预计2018年中期至2019年6月,GDP增长率将介于2.75%-3.75%。
       产业研究机构Macromonitor估计, 2015-2016财年,用于公路和铁路的财政支出仅为190亿澳元。2018-2019财年, 联邦政府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将会出现一个井喷式增长,比前一财年增长73%,达到330亿澳元。


基建将成为拉动澳洲经济主力


       联邦政府在2017预算案中将基建送上风口,对其寄予了厚望。矿业热潮过后,投资挫减促使失业的工人转向了房地产建设。楼市泡沫岌岌可危,接踵而来的调控措施摁住了楼市。毫无悬念的是,当住房建设也开始收缩时,基础设施建设接过了拉动澳洲经济的下一棒。

据摩根斯坦利最新报告,随着澳洲金融监管部门掀起楼市监管风暴,楼市降温是必然趋势。目前住房建设,尤其是公寓建设增速已经开始放缓。而楼市降温将使澳洲目前接近6%的失业率进一步上升。 

       报告指出,目前广义的建筑业从业者占了澳洲劳动力市场的9%,比矿业繁荣时期的矿业从业者比例还高。如果当前房建走软的形势发展下去,建筑业会有15-20万全职工作者失业,也就是说,劳动力市场中将要出现1.6%的失业者。再考虑到GDP增长缓慢的因素,预计到2018年第1季度,澳洲失业率将达到6.4%。

       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是澳大利亚多年来存在的沉疴。2010年的研究数据表明,澳洲的投资与基础设施需求之间存在的差额达7000 亿澳元。澳洲工程协会在2010年报告中,给全澳整体基建水平的评级为C+,堪培拉为B-,新州为C,北领地为C+,昆士兰为C+, 南澳为 C+,塔州为C,维州为C,西澳为C+。

       顾问机构“澳大利亚基建”认为,澳洲的基建不足,且新项目建设进展缓慢,尤其是在边远地区,需要更多的医院、学校、机场、高速公路、电力设施等,而各州的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却呈下降趋势,这无法满足不断上涨的生活需求。

       据西太银行的报告,2010-2012年,澳洲的私人基建活动呈现爆发式增长,将基建活动带向了一个高潮,随后又发生断崖式下落。虽然自2014年起政府基建活动开始回升,但整体基建活动增长仍未回到正值。2016年第二季度,澳洲的实际基建活动环比下降了10%,同比下降26%,已连续下降了四年(见图1)。



1.jpg


图1



       去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员在年度澳洲经济评估报告中称,澳洲政府应该考虑放慢实现预算平衡的步伐,在可促进增长的基础设施项目上增加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例行经济评估中写道,在全球环境低迷之际,要确保再度实现充分就业,澳大利亚需要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丰厚的基础设施支出,这也将提振长期增长潜力。澳洲在矿业以外的商业投资令人失望,就业不足率仍然较高,薪资增长乏力。

       报告建议,对有效基础设施的支出,采取更具持续性以及多年期的增长模式将是有利的,因为澳洲具有基础设施需求和财政空间,融资环境利好,而且预期将逐步恢复充分就业。


3.jpg



政府融资举措

       如何撬动规模宏大、动辄数十亿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资金从哪里来?这着实考验着澳洲政府。编制预算的澳财长斯科特及他率领的国库部头顶“减赤”的压力,但是对支持基建的决心强烈,将此类项目上的融资描述为“好的债务”。政府还计划提高税收和收费。对澳大利亚五大银行的一项新税收每年将增加大约15亿澳元。

       澳新银行分析师近日指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017-2018年预算看起来雄心勃勃,政府希望能扩大基础设施建设,并施行促进公平的举措,还希望有回归预算盈余的合理路径。但是,该预算也并非毫无风险,其尤为依赖政府收入的增加,来弥合支出与持续增长的未偿还债务间的鸿沟。

       此外,澳大利亚政府还希望取缔为抑制房价而施行的价值130亿澳元的“僵尸”政策,来为基础设施建设筹措资金,并维持2021年前将预算扭转至盈余的目标。

       澳新银行认为,结合未来将额外获得的63亿澳元主要银行税和82亿澳元保险税,2019年7月开始保险税率将上调0.5%,以及靠经济增长承担更多债务,政府基本可筹得10年基建所需资金。

       长期以来,澳洲基建项目都采用的是政府和私人投资合作的方式——PPP模式。PPP模式在一个灵活方法的基础上分担财务责任和风险,从而确保项目能够按时、按预算予以交付。在这种模式下,政府从私营部门采购众多传统上本该由公共部门提供的服务。资产或服务可能包括施工、设计、设施管理、运营和财务。政府担任其合作伙伴的角色并承担相应风险,包括征地、场地清理、规划审批和监管变化。使用需求和各种操作需求等部分风险,可以由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共同承担。

       以悉尼连接摩尔班克(Moorebank)和博特尼(Botany)码头的摩尔班克联运项目为例。该项目在规划和筹建过程中咨询了40家公司,这些公司对参与该项目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联邦政府专门成立了摩尔班克联运公司负责项目的设计和建设,并通过招标引入了私人投资。为保证经济效益和专业效率,政府还允许私人投资者加入公司董事会。

       期99年的合同,今年中期该项目完工后,由后者开发和运营车站及仓储区。有消息称,将要开建的悉尼第二机场的建设和运营也要采取摩尔班克联运项目模式。

       作为一个长期依赖而且一直积极引进外资的国家,澳洲近年来愈发获得国际资本的关注,其中基建似乎正成为一个越来越吸引人的投资领域。

       澳央行前任行长格伦·史蒂文(GlennSteven)曾在呼吁两党为基建投资做出更好的规划时说:“基建投资在保持经济增长和激发信心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达成这样的成果,障碍并不在于钱。在如此低的利率水平下,我们可以融到资金。”他的这段话曾被媒体广泛引用,以证明低利率环境下澳洲基建项目融资并不是问题。

       澳洲著名机构投资者昆士兰投资公司(QIC)曾专门针对国际投资者做了一个关于基建投资的调查,并于去年6月发布了调查结果。而该调查并不支持上述观点。

       受访的投资者主要来自香港(42.9%)、澳洲(12.7%)、新加坡(9.5%)、日本(4.8%)和韩国(4.8%)。他们分布的行业为: 保险公司(33%)、商业银行(31%)、政府和公司养老基金(21%)。66%的受访者称,过去一年中他们提高了投资组合中的基建项目比例。但被问及是否在未来一年还要继续提高这一比例时,只有52%的受访者做出了肯定的回答,40%的受访者称将维持目前的比例。

       QIC 全球基建总监罗丝·伊兹雷尔(Ross Israel)说,这反映了投资者当前的谨慎态度,全球央行都在实行历史上的最低利率,而且目前越来越难以预料何时会进入加息通道,投资者不敢确认真正的无风险利率是多少。

       QIC在调查中发现,低利率环境对基建投资项目的估值已产生了扭曲作用。2014年,新州政府以17.5亿澳元的价格卖掉了纽卡索港口的长期租约,此前以50.7亿澳元的价格卖掉了博特尼港口和肯布拉(Kembla)港口的长期租约。这两项拍卖的估值高达25倍的预期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参与的财团都在4家以上,其中主要是海外买家。

       2015年,新州政府出租电力公司TransGrid电网,吸引了8个投标财团,最终资产以103亿澳元成功赁出,赢得99年租约的是一个由澳洲黑斯廷斯基金管理公司、澳洲投资集团Spark Infrastructure、阿布扎比投资局、加拿大养老基金CDPQ和科威特投资局组成的财团。

       但是在QIC的调查中,国际投资者们开始对“天价”基建项目的估值担忧,他们将估值列为首要风险因素。“在投资运营之前,很难判断一个项目价格到底是否过高。如果利率还会持续低位运行, 那么现在的估值就比较确定。但是如果市场发生变化,其他类别的资产回报提高了,基建项目的投资回报就相对降低了。”罗丝说。

       当被问及他们所期待的回报率(资产包括交通设施、能源、水电和机场) 时,受访的投资者中46%回答是8%-10%,,22%答低于8%,只有15%说在12%以上。

       “挤进这个领域的经理人会发现回报率已经变低了,”罗丝表示,“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数据,我的判断是,绝大多数投资者的目标已经不是资产升值,而是寻求经营收入。”

       考虑到该报告发布时间是去年6 月,彼时川普还没有当选美国总统。但今天看来,川普当选后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反而更大了。罗丝在报告中所说的仍然适用于此时:“现在情况变得更令人困惑,没有人知道美联储接下来要做什么。对于基建这样的长期资产,这种困惑使得对未来的收益做合理的预测,变得更加困难。”


2.jpg



来源:中国网、中财网澳华财经在线、新浪财经


编辑:刘伶俐

美编:欣钰

审校:廖玲

选自《桥隧产业资讯》2017年6月15日出版 总第29期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常务理事单位        

武汉一冶钢结构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市市政工程研究院
江苏沪宁钢机股份有限公司
中交第二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
无锡路桥集团有限公司
林同棪国际(中国)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市城市建设设计研究总院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
四川省交通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
武桥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
中国船级社实业公司
北京中交桥宇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法尔胜新日制铁缆索有限公司
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建达道桥咨询有限公司
天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
贵州省公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
上海市市政规划设计研究院
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武汉二航路桥特种工程有限公司
深圳市市政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江阴大桥(北京)工程有限公司
广西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
河南省桃花峪黄河大桥投资有限公司
江苏省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城建设计院有限公司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合诚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公路桥梁(集团)有限公司
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天津市路驰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天津二十冶建设有限公司
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山东高速路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
衡水益通金属制品有限责任公司
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郑州新大方史托克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江苏宏远科技工程有限公司
汇通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
江西省交通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中铁十二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山西省交通科学研究院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勘察设计研究院
大连理工大学桥隧研发基地
中铁山桥集团有限公司
西安方舟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陕西旭泰交通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扬子大桥股份有限公司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
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西南交大土木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理事单位        

行业相关机构        

媒体链接        

行业链接        

回顶部